蒜价格连续四周下跌 今年的“蒜盘”挺难打

2020-05-09 09:10:05 来源: 【 】 浏览:171次 评论:0

新京报讯(记者 田杰雄)据农业农村部官网信息,大蒜价格已连续四周呈现下降趋势。在北京新发地市场,老蒜价格持续走低,新蒜的价格也在本周跌破每斤1.5元。昔日的“蒜你狠”,今年完全“狠不起来”。究其原因,商户认为,这与2019年大蒜价格上涨后市场扩种造成今年产量激增有关,同时由于大蒜出口受阻,也加剧了市场供过于求的现状。新京报记者获悉,目前在大蒜的主要产区,大蒜收购价跌至几毛钱,“收蒜的人不少,但蒜多了,价格就上不去了。”对于蒜农来说,今年的“蒜盘”,挺难打。

1.jpeg

大蒜价格连续下降。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

连续下跌 新发地市场新蒜降幅超50%

位于北京南三环外的南顶早市,算得上是光彩路附近规模较大的菜市场了。老李在这里经营着一个蔬菜摊位,刚刚到货的新蒜被他摆在摊位中最显眼的位置,大蒜根部带着泥土,但遮不住透在蒜皮上的紫色和新鲜的水气,老李说这是河南蒜,“今年的蒜价格低,5块钱一斤,这要搁在去年,再加1块,6块钱可买不到一斤。”

城市居民将大蒜作为调味的辅料,买得少,自然就不太容易体会到这一块钱的降幅,但若去蔬菜批发市场,或许这感觉就能更加直观了。

根据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官方数据,近一个月来,来自云南和河南的新蒜价格已由每斤3.4元的平均批发价,下降至1.15元,降幅超过50%,老蒜价格也跌了近三成。

2.jpeg

市场上来自河南的新蒜还带着些泥土。

周景臣是新发地市场的“大蒜大王”,在新发地经营大蒜生意已有23年。常在新发地,周景臣对于市场销售量的变化很敏感,他提到往年同期,新发地市场单日销售大蒜的数量在200吨左右,今年同比则少了三成。在他看来,今年大蒜行情走低不外乎两个主要原因,“一是去年的库存蒜因为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,出口受到阻力。再有就是去年蒜价上涨,产区扩种,造成新蒜供应量较大,供大于求,价格自然走低。”

此外,周景臣还提到了云南早熟蒜对于老蒜市场的冲击,“新蒜刚上市的时候,由于品相不太新鲜,有的早熟鲜蒜就被晒成了干蒜,也会冲击老蒜的价格。”

周景臣提到,目前正是云南大蒜的销售尾声,河南杞县、江苏邳州的大蒜近期将陆续上市,“再过十天左右,等山东金乡、河北邯郸、山东聊城也开始收蒜的时候,过不了多久,今年新蒜的销售季也就结束了。”未来半个月,主产区的新蒜会纷纷上市,作为收购商,周景臣对于大蒜价格的走势,并没有表现出完全的悲观,在他看来,疫情逐步结束后,大蒜的销量也将逐渐上升,“况且新蒜销售季过后可以入库储存,随着销量上升,大蒜的价格不会一直走低。”

产量过剩 主产区蒜价每斤几毛钱

河南杞县是我国大蒜的主要产区之一,在这里,大蒜的种植面积有70多万亩,总产量超过90万吨,称得上是“中国大蒜第一县”。除了满足国内市场,杞县大蒜也出口海外,每年直接、间接出口大蒜及制品超过30万吨,产品多销往中东、欧盟、东南亚、南美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相比于北京收购商,在主产区的河南开封杞县,当地投身大蒜产业的从业者更加焦虑。邵世奎是杞县金聚坊大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,合作社除了收购、加工大蒜,也有一些出口业务。

邵世奎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杞县当地,目前鲜蒜每斤价格根据等级划分,便宜的在5、6毛钱,好一点的能达到7、8毛钱。“这个价位不高,种植户挣不到钱。”

3.jpeg

今年新蒜的价格也不高。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 摄

在邵世奎看来,当地新蒜价低并不存在收购商刻意压价,“来收购的人挺多的,但主要是今年大蒜种植面积大,产量高。什么东西都是以缺为贵,多了就不值钱了。”同样的价格,有农户犹豫,就有其他农户出手。

往年这时候,邵世奎已经入手新蒜,入库后便会进行脱水、烘干等一系列深加工,但在今年,他仍在观望市场,“我手里到现在也没有蒜,不看好嘛,所以就没有做这个生意。”

公开数据显示,今年杞县大蒜种植面积由原来的60万亩扩种到75万亩。“出口单子少,要是主要靠当地终端市场去销售,这个数量是消化不掉的。”对于后期的价格,邵世奎也并不看好,“体量庞大,蒜价应该不太会升得上去。”

仍在下滑 河南产地蒜农难回本

朱立群是河南省杞县阳堌镇七岗中村人,去年,他刚刚和村民们一起成立了杞县立林大蒜种植专业合作社,“但是因为去年成立的比较晚,今年又赶上疫情,所以我们这个合作社,现在实际上没有在经营。大蒜也只是自己家在种,有十几亩。论干蒜的话,每年亩产不超过2000斤。”

朱立群家的大蒜刚刚到收获期,但他已经开始为卖蒜发愁,如邵世奎所说,当地不缺收购商,“收蒜的人多,但是价格上不去,算是买方市场吧。”朱立群说,当地鲜蒜的收购价格在6毛5一斤,按照现在的收购价计算,这一季劳动算是白白投入,每亩地还要亏个几百元钱。蒜价走低,究其原因,朱立群也与邵世奎的看法相同,而对于未来的蒜价,也不报以太多期望。

“这一季的蒜最多能够放到八九月份,卖不完就要入冷库保存了,但这样也意味着更多成本投入。”朱立群说。

与真正的蒜农相比,同样是合作社的负责人,杞县葛岗镇葛岗村的张美菊算是幸运的,这个生产季,张美菊并未种植大蒜。但提到合作社里为大蒜销路发愁的社员,也跟着揪心,“现在大蒜几毛钱一斤,要是按这个价格,蒜农们的本钱都不够。”

说起这些日子以来当地的蒜价,张美菊称前两天价格相对高点,这两天一个劲儿地下滑。“蒜要是不好卖,倒是也能让干蒜入库,或者加工赚钱,反正都不容易。其实农民们还是想让蒜早点卖出去,早点套现,毕竟未来的行情,谁说的准呢。”

新京报记者 田杰雄

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李世辉

我来说两句 不管本信息如何,都邀请您在下面说几句...
点击图片更换验证码